当前位置 爱咖号首页 如何把兰博基尼Aventador SVJ从意大利开到英国?
如何把兰博基尼Aventador SVJ从意大利开到英国?
TopGear最强档 1997浏览 2020-03-23
当兰博送上门拜托阁下驾驶他们的Aventador绝唱车型去英国,想必阁下定然会选一条既漫长又漫长的归途......



“亲爱的TopGear,我们需要人手从厂房将一台Aventador SVJ Roadster送往英国,你们能否帮忙?”
 
当初梦想投身这个行业时,我几乎无法想像自己有机会开新车 (代替我那部经常过热的十岁大雷诺Clio),总觉得终有一天受车坛名门所托保管其要物的想法未免太过痴人说梦。这份异想天开的感觉至今挥之不去,上位者的明显特权至今也不曾动摇。事实上TG全体人员能够团结一致自强不息,正是有赖这份人望高处的心态。所以上述电邮寄到我的收件箱后,有关消息并未广泛流传给其他同事,善哉。

 
就这样几星期后,我来到兰博基尼圣亚加塔·波隆尼总部门外,双眼就开始对着SVJ用青天碧海蓝车漆用与古铜色Leirion Forged锻造轮圈炮制的角形冰淇淋垂涎欲滴。全长五米,宽逾两米,高度仅仅略多于一米,这部棱角分明的超跑硬是气势磅礴。在这份视觉震撼力之上加入一副力能产生759匹马力的6.5升V12,以及兰博基尼注册专利的ALA Active空气动力系统,简直集合了超跑之所为超跑的所有条件。

 
Rowan Horncastle是此行搭档。Rowan是公路长征的理想伙伴,符合大部分关键条件,既有世界级的拍摄功力,又知道许多有的没的却非常适合打发时间的有趣事物,而且是个非常值得信赖的司机。
 
看着一小队兰博工作人员示范如何卸下两块车顶镶板,并将其收进“车头后备箱”内,惊讶赞叹的心情顿时变成一片迷茫和恐惧。因为整个过程必须依法按顺序执行,收妥车顶后会占用掉SVJ的九成行李载运量。Rowan这次算是“轻装”上阵,摄影装备只有一个单脚架、一架小型无人机,以及一个巨大相机袋。由于早有所料,我除了一个牙刷、几件内衣和袜子之外就没有其他行李。

 
牢牢装上车顶后点火发动6.5升V12,我在保安挥手示意驶向厂房大闸,下一刻就成为当天游客照片流中的大明星。好吧,当然,大明星不用怀疑是这部车。
 
逐寸爬出工厂大门后,我们沿着SS251北上,首先得到的印象比较像一串意识流呓语。“哎呀,车身很宽啊。Rowan,你能看到车厢后边有什么吗?踏板的位置什么这么靠左?这东西真的真的太宽了。哎呀,你看这么复杂地形图。我到底得走多远啊?”

 
最初基本上在质问自己用一台记忆所及最不像GT的车、一日千里是否理性之中渡过,可是随着行车里程增加,对这部车的熟悉程度也相应提高。我放弃自动变速改用手动换档,把Anima驾驶模式选择器拨Sport那边,所以每次降档Aventador都会发出连珠炮响,换档也不再需要像接到书面警告一般战战兢兢,诚是一大进步。无奈这份喜悦在此行第一个公路收费亭就被泼了一头冷水--这部388, 000英镑的兰博基尼,可是宽达2.2米的右舵版啊!

 
鉴于如果首次通过收费站便刮花SVJ车身实属出师不利,我决定尽量与路肩保持安全距离。Rowan显然对这个停车距离比较乐观,所以试着把信用卡伸出窗外挥来挥去,结果发现停车位置要再靠近收费机一英尺才能刷卡。在下只有打开车门大大有失仪态地贴身闪转,另加小量有失仪态的爬行动作,再非常有失仪态地连声咒骂了几声,总算取得一张收条。后闸门一升,车门一关,继续上路。
 
“是啊.......这个会很麻烦”Rowan喃喃自语道。

 
可是大家都知道,只有高速公路才能为聆听座驾声浪提供了绝佳机会,SVJ的唱腔更是天下一绝。所以我们渐渐加快步伐,从高速护栏板反弹回来的声浪也是一浪胜过一浪,直到前方有一台大货车突然变线......紧急回避收效显著,Rowan与我不约而同无言对望了一眼。全程1, 000英里(1,600多公里)的长征, 在这一之前才走了不过50英里。

 
我们打算今晚抵达意大利和瑞士边境村落安德马特 (Andermatt) 下面的山谷,趁黎明时分攀上一条称得上如诗如画的山间公路,停留一会欣赏风光后再奔往边境。不过眼见太阳对今天意大利叹为观止的寒冬有所怯意、即将退至夜幕之下, 我们不得不见机行事重游人所共知的老地方——科莫湖。说得再清楚一点是太阳西沉时,我们正沿着西边湖岸朝格里亚恩泰 (Griante) 进发。由于道路狭窄,加上要在这边湖岸相当繁忙的车流中穿插赶路,我双眼也眯得越来越窄。为免血压飙升,我决定在伦诺 (Lenno)中途休息,SVJ也只能暂寄于湖边的Piazza 11 Febbraio。

 
由于学校放假,SVJ引来许多小孩围观纷纷大呼“兰~ 博~ 基 ~ 尼 ~”。得知这件作品有褒无贬的价值观深深植入他们的DNA,让人羡慕、安慰。他们都知道这是意大利出品,也知道它浮夸得不可理喻,却非常高兴看到它亲临此地见他们一面。运气好的话,这次际遇或许会永留他们心中,甚至或许会启蒙下一代工程师,谁知道呢。
 
发动SVJ博取更多呀呀啊啊赞叹声之后,我们就出发继续北上格里亚恩泰,在那边坐渡轮去贝拉焦 (Bellagio)。由于这里是意大利,工作人员挥手指示我率先登上渡轮,把车停在甲板最前面以充当价值连城的船艏雕像,效果肯定更胜美人鱼雕像。为了平衡重量,兰博原本左右两边分别停泊了一辆车,但船长察觉到我们取景拍摄后,两部车便被施展急急如律令退出了镜头范围。这个国家实在让你不得不爱。

 
这一程船航行得很快,随着夕阳在远方湖岸逐渐落下,渡轮抵达了贝拉焦......这个镇的名字以拉斯维加斯同名酒店命名,对吧?我升起Aventador车鼻从甲板开上岸,但现场有许多人不惜丢下桌上的晚餐赶过来拍照留念,害得我一直逃到最近码头的加油站才总算摆脱人潮然后继续南下,渐渐发现这一带的道路居然比对岸的更加狭窄,好极了。

 
我的压力指数有增无减,Rowan却因为斜阳晚霞之瑰丽而忘乎所以。忍不住偷偷张望漫天彩霞,结果差点就刮花后轮圈。这片天色实在太过撩人,太阳刚好达到最暖的色温,与湖上倒映的景色真可谓相映成趣,光芒所到之处尽把一切染上最美丽的色彩,让所有滤镜都毫无用武之地。一旦见识过科莫湖隆冬的黄昏,真的会令其他日落景致大为失色。这片大地,这片湖泊,以及当地建筑物.......完美风光也莫过于此,何况画面中有一匹风头无两的车坛杰作有与伦比。

 
可惜我只能浅尝即止,因为我必须耗尽心血用这部异常宽阔又矜贵的兰博、穿过这些本来做给骡马或天桥模特儿使用的街道。迎面而来的交通也越来越繁复,尽管变化并不多端,种类离不开Piaggio摩托车、旅游巴士、菲亚特500和更多旅游巴士。但这时的我已经很习惯车身大小,觉得兰博跑车仿佛以我为中心越缩越小。当我庆幸最终到达莱科 (Lecco) 时,就连Rowan也几乎不再畏畏缩缩地驾驭它,谢天谢地。 


为了慰劳紧绷的神经,我们大开五脏庙饱餐了一顿。结果背对湖岸朝安德马特进发时,我差不多处于一种只有意大利披萨才能引发的快乐昏迷状态。幸好这一程Rowan负责开车,Waze导航软件帮了一个“大忙”——指示我们直接穿过市中心,一个正在进行大规模道路工程处处可见钢筋地雷阵的市中心。所以Rowan升高车鼻小心翼翼穿过一片混沌,就这样走了很久,我两人终于悄悄摸进山脚下的汽车旅馆。回望散热声滴嗒作响准备入睡的SVJ,但觉它在停车场上众多白色客货车之间俨如一个漆黑一片暗藏杀机的角形深渊。

 
翌日,我赶在黎明之前起床,收拾停当,准备出门盘山而上。刚一发动SVJ就发觉实在没有含蓄低调这回事。所以V12一吐出阵阵蒸汽驱走一晚寒意,不可避免招来了更多注意。

 
我匆匆离开酒店,开始向圣哥达隘口 (Gotthard Pass)攀登。狭窄街道上小舞一天的兰博,在这片山区和瑞士公路得到了彻底的自由释放。既然无拘无束,视野之内没有其他车辆,我当然会老老实实、毫不客气让V12直捣转速红区。随之而来的声浪岂止无与伦比,还不绝于耳,山腰反弹回来的狂怒咆哮真的可以让你颈背汗毛全部立正敬礼。我飞快掠过视野开阔的蜿蜒路、险要发夹弯和雪崩安全隧道,每次也会在混凝土支柱之间激起一波波轰鸣。这些隧道一直带领我来到山脉远处的偌大一片平地,让我顿觉自己在浩瀚天地之间只不过是一个蓝色小斑点。但我终于见识到SVJ的皮毛,加上收起了车顶任由阳光倾泻而下,世上实在没有其他汽车能够这么彻底地刺激你感官。这段路我显然需要回头再走一遍,立即,马上。

 
Rowan断定我太过于乐不思蜀了,用Google调查一番后认为取道圣哥达旧坳道下山是个好主意。旧路基本上多是连绵的鹅卵石、夺命悬崖和花岗岩栏柱,岂不快哉......
 
为了捕捉这片田地给予的波澜壮阔,Rowan指示我“稍微开往下坡那边,然后掉头,我会用无人机追踪拍摄”。下坡本身并没有问题,但我很快就发觉这条羊肠小路,根本没有明显可供掉头的地方,只有全力施展Austin Powers的掉头功夫,在SVJ前有500英尺深悬崖,后有花岗岩峭壁的情况下,利用两根花岗岩栏杆柱之间的空隙,借位反复打了十二把方向盘。这十二把方向盘肯定是我历来在车上最惊心动魄的经历。SVJ在这种慢速操作之下不会太开心,小心微调油门可以说毫无动静,不小心的话就会扑一大个空轰轰烈烈硬着陆。如果Rowan有办法找到我的遗体,致电报丧想必很为难吧。经过一段捏一把汗的时间后,我终于掉头上山,咒骂声与滴汗声不遑多让。

 
我们着实花了一点时间好好收拾了一下SVJ,一边为有幸用绝唱V12横扫这个刚好它发挥的壮美舞台而回味不已。装回车顶之后,我们就启程返回安德马特,然后北上苏黎世。我虽已尽力尝试,但如果在下一程之前不补充燃料的话,实在没有可能抵达法国。所以无奈接受贵得要命的汽油价格,然后吃了一片神神秘秘但里面夹着萨拉米香肠、鸡蛋、小黄瓜、生菜、番茄、蛋黄酱和芥末的三明治安慰自己。反正特价9英镑一份,不吃白不吃......

 
当前要务是尽早越过边境,所以Waze无可避免选了一条取道琉森市中心的路线,害得我们被繁忙交通困了一个小时,白白看着抵达时间一分一秒地往后推迟。这个地方并非SVJ的乐土,所以摆脱重围后,它和车上乘客同样松了一口气。我们在巴塞尔过门不入、一掠而过直捣米卢斯 (Mulhouse),途中曾经考虑去Bugatti露个面,但这样做未免太招摇了吧。我在科尔马 (Colmar)继续与Waze唱反调,因为它似乎铁了心要我们离开高速公路,取道一条n级公路通过南锡 (Nancy),简直荒天下之大谬。

 
后来,我们还是听从了指示,结果路线最终接上一条可以快马加鞭的公路--A26,让我们得以赶在日落时分抵达兰斯 (Reims)。Aventador在兰斯西北面的圣康坦 (st Quentin)一路风驰电掣,一边呼吸傍晚的清凉空气,一边不费吹灰之力踏破长路。由于齿比太过绵长,V12只须在略高于2,200rpm的水平徘徊就足以长驱直入。


根据屏幕上的ALA图形显示,我们也得熟悉车身如何吸入四周空气,尾翼正在如何梳理气流。在这类四野无人、视野无阻的蜿蜒长路上,这部大兰博果然有本事当一辆合格GT,十二个汽缸可以按情况半数闲置,左右两边汽缸以不着痕迹的接力手法尽量减少汲取油缸内的燃料,我在途中就一度将油耗压至9.4L/100km。

 
在畅通公路吞噬了一英里又一英里的荒芜之后,到达加莱 (Calais)的过程可谓从容不迫。被我跟踪一路的乌云这时终于撕破脸皮,在隧道入口下起倾盆大雨迫使当局暂时关闭大部分交通系统,仅仅开放两条海关通道应付车流,我们赶回老家的行程再次受阻。
 
最后我们总算通过海关登上运送高大车辆的车架,得以享受矮人一等的讽刺滋味。当一辆又一辆校车卸下乘客时,看看下一代对这部跑车有何反应也不失为一个有趣调查。结果显示大部分人的反应是哇声一片,有些人则很好奇想知道此车属于谁 (显然是Rowan的,他可是社交媒体上的大人物),但是所有人都对SVJ评价甚高。他们似乎陶醉于那份不可理喻的本色,那份毫不掩饰发挥工程极致气势逼人的狂态。

 
从隧道钻出来,进入像发了洪水的福克斯通 (Folkstone),SVJ在货车车辙里开始跳起扭腰舞,大雨则继续下个不停。这一晚真真可怕,但我已相当熟识这部车。我们和祸福相依,对它的癖性和实力所知甚详。所以在那个可怕冷雨夜以高速公路的车速推进时,我感觉从未试过在雨中驾驶超跑会这么兴奋。

 
我们最终在午夜过后把它送到埃塞克斯,最终还是因为恋恋不舍于是就又在车上逗留一个小时细意回味。这类V12史诗般冒险长征之旅现已进入尾声,如果说我在这千里绝唱中悟到什么,大概就是世人很喜欢Aventador的台型功架,他日将军去后,大家想必会十分怀念这种感官超载的滋味。能够把这些杰作之一带到与相辉映的壮阔天地,走过一段让它触及你我灵魂深处的漫漫长路,诚是一大荣幸。我们在途中留下了无数美好影像和时刻,作为正宗类比派超跑的终曲,这次旅程将永远铭记我心。收到最美好的电邮后秘而不宣就是有这等好处。

 
相关推荐
TopGear最强档 1632粉丝    112作品 关注 TopGear官方中文版
推荐作者
车文轩 关注
汽车媒体从业16年,专注汽车行业!
海洋Talk 关注
汽车百事通
星星聊车 关注
爱车发烧友!一起热聊一起分享
汽车商业评论 关注
推动中国汽车向前进
嘻哈车 关注
嘻嘻哈哈,每天推送新鲜、有趣、有用的买车、用车、养车资讯!
AutoR智驾 关注
有温度的汽车科技媒体,智驾传媒拥有智驾网、智驾杂志、智驾新媒
试驾狂魔 关注
原创第一视角试驾评测,试驾狂魔官方爱咖号
GO车吧 关注
欢快的奔跑在用车、修车、养车的路上
全部爱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