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爱咖号首页 告别?逃进理想国
告别?逃进理想国
BusinessCars 2069浏览 2020-05-11

在两千多年前,柏拉图构建了一个他心目中的“理想国”,这个国度推崇理性,由哲学家来治理,而感性的诗人和画家被排斥在他的理想国之外。在柏拉图的观点中,理性与感性是二元对立的存在。

现实生活中,理想与欲望,常常因为只有一线之遥而被混淆。细品柏拉图的“理想国”,似乎一直在提醒人们,理想,是更高明,用理性支配的欲望;而欲望,是肆意蔓延,可能需要付出代价的理想。

 

所以从这个角度说,真正的理想国,每一步发展所依赖的无不是理性和逻辑,而非想象中那般诗意和梦想。

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固然是一位资本运作高手,但又不乏汽车圈诗人的气质。蔚来汽车创建之初,李斌就把自己的造车初衷归结于情怀,还说“有蔚来,蓝天才有未来”,他甚至还说,这是一件值得用生命去做的事。

投资圈有人评价,蔚来是一家“靠不尊重经济规律烧钱抢份额”的企业。这种不尊重经济规律,主要体现在做事情的不计成本上。

譬如,为了提高C端产品体验,做研发几乎不考虑BOM(物料清单)成本,据说第一批蔚来ES8虽然每百辆均价是44.4万元,但每辆车原材料成本却高达67.4万元,而且还不包括支付给江淮的组装成本。

为了与用户做朋友,提供点对点、人对人的服务,蔚来每卖一辆车,都要成立一个微信群,十几个蔚来的人围着一个车主转。而租金动辄几千万上亿的NIO House明明是干烧钱,但在蔚来看来,却是物超所值。

4年时间,蔚来烧掉了50亿美元,这是特斯拉15年烧掉的资金。2019年全年,蔚来交付20565辆新车,同比涨了8成,但过去一年,却是蔚来被各种困境打得满地找牙的一年。这家年轻的创业公司不止一次被怀疑,马上就要凉了。

但就在死亡边缘,安徽省和合肥市出手接盘了。4月29日,合肥建投的70亿元到账,蔚来得救了,至少暂时是。

36氪把这次安徽迎娶蔚来汽车,略带惋惜地描述为《蔚来告别理想国》,但在我看来,这恰恰是李斌收起自己的天真与情怀,正式逃进理想国的标志。

此时我突然想起一个问题,孙悟空西天取经成佛之后,究竟是找回了自我还是失去了自我?

随着蔚来的被收编,之后的故事注定会发生一些改变,据说从今年开始,蔚来因为各部门裁员人手过多,已经无法再提供以前那样的帝王式服务,用户对此颇有微词。而另一个悄然发生的变化,是蔚来的网络扩张,已经从过去烧钱过度的NIO House,变成了轻车简从的NIO Space,每家店平均成本据说只有100万元左右。

在造车的炼狱里,空谈情怀只会输得很惨。当年把情怀喊得最响,要为梦想窒息的贾跃亭,现在正在申请破产。逃进理想国,是选择尊重理性和逻辑,尊重经济规律。

另一个正在忍痛拔去身上的刺,展现柔软合群一面的,是李想。殊途同归,很好地概括了李想和李斌这对“李氏兄弟”的造车路。

 

这个自认为“自大,从小就是别人眼中臭傻逼”的80后小伙子,其实一直都给人孤傲、不太合群的感觉,从一开始选择走低速小车、后来做增程电动车,始终不太受投资界待见。

但就在最近,李想妥协了。

他带着理想ONE躬身回归插电式混合动力大军,而不再执着于在增程式电动车这个单独品类里孤军奋战。而且理想ONE的产品逻辑,由原来的工程师模式变成了“傻瓜”模式。

截止今年4月底,理想ONE收获了超过6500辆的成绩单,但卡在李想脖子上的,依然是日渐吃紧的资金压力。在残酷的现实面前,李想很清楚,出牌的机会不多了。

用理性头脑做效率至上的选择,或许被视为理想主义者的堕落,却可以逃进理想国,赢得更大的生存机会。

当外部环境越来越艰险,窗口期关闭时间日渐逼近之时,造车新势力的宿命非生即死。但并非每一家新创业公司都有机会逃进理想国,那是认清现实之后对原始野心的收敛,是放弃个人英雄主义,跳入大江大河的满满求生欲。

蔚来挤进了理想国的窄门,带着一大票徘徊生死边缘的新造车企业艳羡的目光。

巫马/文

文章标签:
行业分析
 
相关推荐
BusinessCars 1002粉丝    366作品 关注 玩味汽车,解码商业!
推荐作者
车载娱乐 关注
原创视角,第一时间与 您分享汽车圈热点百态
大饼说车 关注
独立车评人,发布原创汽车作品超百万字
汽车车刊报 关注
和你一起聊聊新车、看看车品
参考汽车 关注
聚焦行业热点,传播汽车文化。
车谈俱乐部 关注
以车会友,说车聊天话理想
车讲 关注
权威,好玩,有趣的汽车资讯
JK車映畵 关注
我们用快门和文字记录人与车的点滴…
路感少年 关注
坚持做有趣的汽车视频。
全部爱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