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爱咖号首页 地表最难拉力赛即将起航,国家队种子选手BJ40将再赴“炼狱”

地表最难拉力赛即将起航,国家队种子选手BJ40将再赴“炼狱”

1682浏览 2021-12-30

达喀尔拉力赛,这项顶级越野赛事每年受到全球5亿人的关注。而这,或许是对其创始人泽利·萨宾(Thierry Sabine) “达喀尔是一个对于专业选手充满吸引力的,专为业余爱好者的拉力赛事”这句话最好的诠释。

地表最难拉力赛即将起航,国家队种子选手BJ40将再赴“炼狱”

2022年将近,达喀尔拉力赛的新赛季也启动在即。相比于往年,2022年的赛道环境将更加漫长且艰苦,再加上赛事新规限制,2022赛季的达喀尔也将是史上对参赛车辆和车手最严酷的一场比赛。

2021年首次参加达喀尔赛事的唯一中国汽车品牌车队——北京越野BJ40(参数|询价) 战队将再度冲击巅峰。那么,2022达喀尔拉力赛到底有多恐怖?北京越野又将面对的是怎样的挑战?

 

从诞生起,达喀尔就常与艰险相伴

在全球赛车领域,F1方程式锦标赛与GP2摩托车比赛,算是场地赛中的“顶流”。而在拉力赛场,WRC世界拉力锦标赛与达喀尔拉力赛也被并成为“拉力赛双雄”。其中,达喀尔拉力赛更是凭借着艰难曲折的赛程与恶劣的环境,被称为“世界上最艰苦的越野拉力赛事”,平均完赛率只有38%,其危险程度,甚至与曼岛TT摩托车赛有的一拼。

地表最难拉力赛即将起航,国家队种子选手BJ40将再赴“炼狱”

1979年,法国拉力赛车手泽利·萨宾创办巴黎-达喀尔拉力赛。在最初的时间里,每年一届的达喀尔拉力赛于新年第一天从法国发车,经由西班牙、摩洛哥、毛里塔尼亚、马里、布基纳法索最后抵达塞内加尔首都达喀尔,全程一共17个赛段、总行程超过1.1万公里!

地表最难拉力赛即将起航,国家队种子选手BJ40将再赴“炼狱”

在后期,由于非洲的不稳定因素影响,达喀尔拉力赛赛事组委会将赛事举办地从非洲转移到了南美洲。但即便如此,穿越安第斯山脉、潘帕斯高原带来的危险程度丝毫没有减小。艰苦的路途中,车手们要经过砂石、沙漠、泥泞、公路、草原、农田等各种艰苦路段。值得一说的是,从第7赛段开始,达喀尔拉力赛就正式进入了“马拉松赛段”,这意味着,在这个赛段之内,车手们不再有后援的支持,一旦迷失方向,就意味着“断油断粮”,并且,在这个赛段内,轮胎也不允许被更换,这对车手的综合素质和专业能力都提出了双重考验。

在开赛以来的四十多年时间里,已有数十位车手遇难,车祸、自然灾害,甚至是汽车故障,都有可能随时夺走车手们的生命。

地表最难拉力赛即将起航,国家队种子选手BJ40将再赴“炼狱”

但即便如此,参加达喀尔拉力赛的车手一年比一年多,这场勇敢者的游戏,也愈加壮大。众多汽车厂商,也选择通过达喀尔拉力赛来展现自己的顶尖实力。

从2020赛季开始,达喀尔拉力赛又将举办地从南美转移到西亚的沙特阿拉伯。当然,这一顶尖越野拉力赛事也将变得更加艰难。在这个富饶的国度里,对于达喀尔参赛者来说,歌舞升平的城市景象只是假象,等待大家的,依旧是艰苦到极致的“炼狱级赛段”。

 

从一个炼狱到另一个炼狱,沙特或成为越野战史的绞肉机

目前,达喀尔拉力赛赛会组公布了新赛季的拉力赛赛程:2022年第44届达喀尔拉力赛将继续在沙特举行,比赛将于1月2日从哈伊勒出发,1月7日抵达利雅得。在历经一天的休整后,于1月14日抵达比赛的终点吉达。而在本届达喀尔拉力赛中,干旱的气候,以及松软且容易迷失方向的大沙漠,将为参赛车手们增加难度。

地表最难拉力赛即将起航,国家队种子选手BJ40将再赴“炼狱”

由于常年受副热带高压、低纬信风控制,盛行下沉气流,沙特阿拉伯终年炎热干旱。即便是在北半球的冬季,这里的日均气温也比较高,对赛车与车手都是不小的考验。而在各大赛段中,复杂的地形地貌,更是成为参赛车的“绞肉机”。

地表最难拉力赛即将起航,国家队种子选手BJ40将再赴“炼狱”

2022年1月1日到7日,达喀尔拉力赛的参赛车手们将从哈伊勒一路向南,直到首都利雅得。

在这一赛段的沿途,地市西高东低,车手们将穿越塞拉特山脉与代赫纳沙漠。在山势变化复杂的山脉中穿行,对车辆性能、通过性、发动机耐热性车身硬度提出了巨大的考验,在这里,若是没有强大的越野能力,根本就难以完成。

地表最难拉力赛即将起航,国家队种子选手BJ40将再赴“炼狱”

而在下半部分的赛程中,车手们将驾驶越野车从首都利雅得向西南进发,历时五天,穿越一望无际的沙漠隔壁,知道沙特阿拉伯的西海岸。在这里,广袤无际的沙漠,甚至比撒哈拉沙漠还要恐怖。在干旱炎热的环境中,不仅考验着车手与赛车的耐热能力,同时,遍布沙地、沙丘、碎石的路段,也对车辆的底盘、悬挂、以及动力性提出了考验。

地表最难拉力赛即将起航,国家队种子选手BJ40将再赴“炼狱”

作为本次达喀尔拉力赛上,唯一一支参赛的中国汽车品牌车队,北京越野BJ40车队是否做好了全面的准备,以面对如此艰险复杂的西亚环境?

 

活跃在达喀尔唯一的中国品牌,是希望也是荣耀

从2003年开始,不断有中国力量活跃在达喀尔的舞台上。罗丁与刘大地,成为第一批参加达喀尔拉力赛的中国车手;老车手卢宁军,一共参加过7届达喀尔拉力赛,是参加达喀尔拉力赛次数最多的车手;而值得我们纪念的徐浪,则获得了第19名的最佳成绩。

地表最难拉力赛即将起航,国家队种子选手BJ40将再赴“炼狱”

近年来,中国自主品牌的身影在达喀尔的赛场上逐渐消失,而北京越野则是唯一活跃在达喀尔赛场上的中国汽车品牌。

地表最难拉力赛即将起航,国家队种子选手BJ40将再赴“炼狱”

在2021年的达喀尔拉力赛中,北京越野以厂商车队的身份参赛,首秀封王,北京越野战队包揽了新人组的冠亚季军;而北京越野参赛的三支队伍,全部位列前15名,由鹿丙龙/马文科驾驶的361车组更是获得世界排名第13名,继徐浪之后,这也是中国力量再次登陆达喀尔拉力赛总排名的前二十位!英魂得以安慰!这是中国军团在本届赛事中的最好成绩,同时,这也是中国品牌首次参加达喀尔的历史最佳战绩。

2022年,北京越野将继续代表中国参赛,希望以更加出色的成绩,致敬徐浪等越野拉力赛的前辈。而在过往的几次赛事中,北京越野战队始终都有着骄人的成绩。除了在达喀尔拉力赛登陆中国力量之巅外,北京越野还曾获得过3次环塔拉力赛冠军。

在2022赛季,北京越野车队将继续沿用BJ40赛车的优异技术,用赛事不断锤炼技术,让技术不断服务于车友,北京越野将坚持不懈的深耕越野技术,锤炼赛事经验。

地表最难拉力赛即将起航,国家队种子选手BJ40将再赴“炼狱”

后期,北京越野也将持续打造中国的越野文化,以硬核之名,让越野走入更多人的生活中。有朝一日,我们终将会看到越来越多的中国赛车、中国车手走上达喀尔拉力赛这一顶级越野赛事舞台。

文章标签:
新车爆料
 
相关推荐
3868粉丝    0作品
推荐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