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爱咖号首页 95后看老总:工程师陈安宁,让福特安宁
95后看老总:工程师陈安宁,让福特安宁
牛车网 1558浏览 2021-05-14

人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

技术出身的陈安宁曾多次表示过,如果可以选择,他更喜欢当一个工程师,“如工匠一般呆在作坊里敲敲打打”。

但世事总难如人愿。以工程院院长身份加盟奇瑞两年后,工作重心便向管理偏移。直至离开奇瑞,回到老东家福特,陈安宁的工作也依旧在企业的最高管理层,与人打交道。

Do or die?

陈安宁到来之前,福特汽车总部从未将中国视为“生死攸关”(do or die)的市场,某咨询公司创始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直言。

总体来看,中国市场对福特汽车的贡献一直低于北美和欧洲市场:2015年,福特汽车在中国市场上的业绩达到顶峰——税前利润15亿美元、净利率高达15.6%,同期北美市场的税前利润为93.45亿美元。

2016年,福特汽车在中国市场上的销量达到顶峰——126.7万辆,同期欧洲市场的销量153.9万辆。

但是,2015年以来,北美市场销量持续下跌;欧洲市场也在缓慢上升之后迎来下滑;中国市场则在2016年到达巅峰之后快速回落,福特汽车的全球业务都亟待救赎。

北美市场作为福特的大本营,其重要性无需多言;但是,中国市场2017-2019年销量近乎断崖式的下跌,累及福特全球销量,造成福特在前疫情时代的最大跌幅。因此,中国市场成为亟待救赎的重中之重。

陈安宁在此背景下重返福特,成为福特历史上首位华人全球副总裁,以及福特中国10年内的第八任CEO。

此时距离福特中国上一任CEO罗冠宏的突然离职已过去9个月。2018年10月24日,官宣陈安宁到任的同时,福特还将中国市场全面升级为与北美市场并列的独立业务单元,直接向公司全球总部汇报。

可以说,陈安宁到来之后,福特中国的业务被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这也意味着,陈安宁距离“单纯做工程师”的愿望越来越远。

“我能说了算“

2019年3月,履新4个月后首次面对媒体的陈安宁表示,福特中国的当务之急是建立一套强有力、接地气的领导班子;也是在这次露面中,陈安宁首次提到其“更福特,更中国”的变革思路与“施政纲领”,而以此为核心的“福特中国2.0”战略也在大约10天后推出。

对于领导班子的打造,算是陈安宁实践改革理念的第一步,同时,也是坚决贯彻自己纲领的重要一步。

陈安宁到任前,原福特汽车公司集团副总裁、亚太区总裁傅礼德(Peter Fleet)暂代福特中国董事会主席兼CEO一职。在此期间,作为傅礼德治下整合渠道的重要人物, 李宏鹏2018年5月加入福特中国,任福特汽车大中华区市场及销售副总裁。

同年7月,全国销售服务机构(以下简称NDSD)正式成立,李宏鹏由此转任NDSD总裁。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彼时NDSD取代的是长安福特汽车有限公司销售分公司,直接汇报对象为长安福特董事会;但它却要“逐步承担起福特品牌在华所有乘用车的市场营销、销售及服务业务职能”,也即长安福特、江铃福特和进口福特的销售与服务渠道都将形成“一个福特”。

聚焦打法理论上确实能更加精准,但此番合并利益关联方过多,想找到中间平衡点并不容易。有专业人士在分析福特的中国困境时毫不留情地指出:“这家美国汽车制造商试图精简两个独立品牌形象和双重分销系统,进一步加剧了与中国合作伙伴的紧张关系,同时,也打击了合资企业销售人员的士气。”

李宏鹏显然也受累于此。

2018年12月,陈安宁入主福特中国一个多月后,李宏鹏出走;时任福特中国公共与传播事务副总裁的方军涛,也于11月底离职。傅礼德时代招揽的本土高管,看起来只剩下林肯亚太及中国区总裁毛京波。

陈安宁大刀阔斧的领导班子变革由此大幕拉开。

方军涛、李宏鹏相继走后,陈安宁分别找来霍静和杨嵩接替其位置。2019年2月,霍静出任福特中国公关副总裁;2个月后,霍静在日产宝沃的前同事杨嵩也加盟福特中国,任NDSD总裁。

在此前的官方口径中,NDSD直接向长安福特董事会汇报;但杨嵩就任后,则直接向陈安宁汇报。这一变化无疑增加了陈安宁的把控权。

早在首次以福特中国总裁身份接受媒体专访时,陈安宁就坚定地表示:“福特在中国的业务我能说了算”。

事实上,业内专家认为:“陈安宁似乎对NDSD一直没有好感”,只不过,作为多方好不容易协调起来的机构,福特总部并不会轻易使其付之东流。此后因路透社报道引发的“抓马事件“,则可视为陈安宁在把控权增加后的一步妥协。

2019年9月5日,路透社报道称,陈安宁透露,NDSD已经不在福特的计划内,未来将被取消。不过,该消息当日即被福特中国辟谣。

在此之前,福特中国还宣布福特欧洲董事长沈鼎文(Steven Armstrong)将担任长安福特总裁。这一任命被业内解读为福特总部想守住NDSD,监督NDSD的执行情况。

对此,杨嵩也进一步佐证了NDSD彼时的重要性以及陈安宁的妥协缘由——“那时候因为有很多掣肘,他(李宏鹏)的能力无法发挥出来。

所谓祸福相依,如果福特不走到低谷,双方股东也不会像今天这么团结,也不会给NDSD这么大的授权。”

走出低谷,才是“说了能算”的底层逻辑。工程师出身的陈安宁,显然深谙理性决策高于感性好恶之理。

福特更中国,福特更安宁

2019年,福特汽车在华销量为56.79万辆,同比下降26.1%;其中,福特品牌全年销量为32.8万辆,同比下降34.4%。

2020年,福特汽车在华销量为60.26万辆,同比增长6.1%,结束2017年以来的连年下滑态势。虽然福特品牌同比仍然略有下降,但是林肯品牌创下2014年入华以来最高年度销量记录。

在2.0计划的收官之年,福特中国终于扬眉吐气。今年第一季度,福特中国累计销量为153822辆,同比增长73.3%。

福特品牌一季度销量达到76611辆,同比增长44.7%;林肯品牌一季度则销售19325辆新车,同比大增217%。

看起来,福特中国已全然走出至暗时刻。

但是,陈安宁依旧认为,“距离我们的标准还有差距”,因此,福特中国变革还在继续,这一轮,他的话语权还在进一步扩张。

4月28日,福特中国福特品牌乘用车事业部、商用车事业部成立,福特中国正式形成电动车事业部、林肯事业部、乘用车事业部和商用车事业部四大事业部制,各事业部一把手均直接向陈安宁汇报。

此外,沈鼎文转岗,陈安宁的奇瑞旧部何晓庆接任长安福特总裁,成为长安福特10年来首位中国籍总裁。

而另一位有过捷豹路虎中国执行副总任职经历的陆逸,则接替杨嵩,担任NDSD总裁。

前后十余年间,福特折腾,福特中国随之风雨飘摇。

从2008年3月葛致诺(Robert Graziano)接替福特中国首任CEO程美玮的13余年时间里,福特中国CEO前后九度更迭。陈安宁已是罗礼祥(John Lawler)(2012年12月-2016年6月)之后的任期最长的福特中国CEO,同时,也是福特中国权限最大的CEO。

在他治下,福特中国在行业巨变前夜抢救回来。但福特品牌依旧没有拿出爆款车型;面对特斯拉等智能电动化的先行者,Mustang Mach-E(参数|询价)只能定位于“挑战者”,它的优势依旧只有传统的运动性能。

未来已至,年迈的福特想要重焕生机,需要有如工程师陈安宁一般敲敲打打的初心;但是,它却不得不依靠管理者陈安宁掌舵,重回主流。

 
相关推荐
牛车网 6782粉丝    2773作品 关注 牛车网是汽车互联网江湖的挑战者,立志打破汽车与消费者之间信息
推荐作者
阿飞频率 关注
喜欢车爱聊车,喜欢把自己的爱好跟大家分享。
文武车道 关注
专业点评、麻辣分析汽车的那些道道儿
五号车论 关注
最有用最接地气的汽车测评、最火爆够劲的安全测试!
车视界科技 关注
更懂你的汽车视频
玩车教授 关注
汽车技术太枯燥?教授给你深入浅出、通俗易懂的干货知识!
车界 关注
了解车圈大事小情?尽在车界!
大众侃车 关注
新鲜的汽车资讯,专业的购车指导,真实的口碑报告。
极智动力 关注
业界领先的汽车科技媒体
全部爱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