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爱咖号首页 知道F1的人都认识她!不认识的该反思一下了
知道F1的人都认识她!不认识的该反思一下了
TopGear最强档 1.3万浏览 2021-01-27

威廉姆斯F1车队在去年九月易主一事,标志着这盘长达四十三年的家族生意告一段落。TG走访了Claire Williams畅谈成长于F1风云时代和领导车队的感受

Claire Williams透过家中电脑接受我们用Zoom访问时一边摆弄屏幕设定,一边礼貌地表示歉意。「我的威廉姆斯笔记本电脑已交还车队。」她有点悲哀地说。喜欢高速街车的她用手势示意我们望向窗外那部梅赛德斯AMG E63房车,坦言这部车很快也会与她分手。

 

对于这位接手打理F1史上最成功和最受爱戴车队之一的继承人来说,这些都是翻天覆地的巨变。去年九月举行的意大利GP,标志着威廉姆斯家族拥有这支四十三年间九度夺得车队冠军、七个车手冠军和七百三十八次头位起步的车队时代于此终结。长期以来被喻为大奖赛缩影的Frank Williams爵士,近年已鲜少现身于围场。打理威廉姆斯车队及行销事务之前曾任该队公关的女儿Claire,于2013年3月获正式委任为代理领队。她设法扭转了车队颓势,在2014和15年连续两届力保威廉姆斯登上车队积分榜第三名。

 

然而一度君临F1天下的劲旅其后却因为亏损扩大而陷入生死存亡困局,董事局最终决定卖给纽约私人投资公司Dorilton Capital,据称交易作价二亿美元。Claire告诉我车队会保留原有名称,前景现已获得保障。她说时夹杂着一种彷彿放下心头大石的语气,亦因为自己未能完成使命而感到失望,同一时间却又透露出坚毅不屈的意志。那么自从告别赛以来,她有否避开F1呢?

 

「精神上我需要保持一段距离,但实际上很困难。好像星期五结束Mugello赛道首轮练习回家后,我便偷偷看了十分钟Sky F1频道。我必须跟自己好好谈一谈,因为这件事有点像毒瘾。事实上一打开电视我便觉得较为好过,不过干脆抽身也许较为有益身心。」

 

关于打理一支一级方程式车队必须满足的要求


无论在公在私都非常严苛。你必须经常处于开机状态,而且一开就要全力冲刺,这个本身已是一大压力。何况这是全球性运动,你自然会暴露于世人眼中,每隔一个星期日都会收到成绩单,表现孰优孰劣马上便有公论。此外,众所周知F1涉及很多政治,所以你要设法赶上形势,同时确保队中每一个人获得妥善履行职责所需的一切资源。成绩徘徊于下游时会更加艰难,就此而言,过去三年真可谓艰苦时期。人在F1圈中,无论赢输每天都要为人生奋斗,为了维持上游位置或者攀上上游而奋斗。同样地,能够投身这项运动也是一种莫大荣幸,体育运动本来就是这样的一回事。我们并非要救世,直到停下来之前你都不会知道自己正在经历什么。

 

关于Frank Williams爵士和破除一些先入为主的成见


他会每天告诉我深爱着我吗?喔,的确会呢!我俩每天都会用FaceTime通信,他每逢星期一还会去幼儿院接我家小子回家,尽管防疫封锁令期间未能如常这样做。他是一位非常优秀的父亲,一直十分称职,我的福气实在好到无法再好。话说几年前结婚时,我跟一班朋友共聚一堂,当中有几位不认识的客人。其中一位问我从事什么工作,我告诉对方我为某支F1车队工作。「是哪一支?」是威廉姆斯……「哇,那么你认识弗兰克爵士吗?」我说「我是他的新闻官,所以有机会与他紧密合作」。然后对方问我:「现实生活中的他与电视上所见一样臭不可挡吗?」我不得不首先向他表明弗兰克爵士是我父亲,然后解释那是他的工作情况……试问有多少人会在办公室从早笑到晚呢?

 

开于她的教养和不寻常的童年


我入读寄宿学校,一间只收女生的修道院,学业成绩相当一般。但我喜欢学习,喜欢勤奋学习。我们(包括两位亲兄弟)都过了一个快活童年,尽管这段快活日子曾经被一些惊心动魄的事情打断。我爸在我九岁那年遇上那场重大意外,但他总是沉住气没有怨天尤人。人生在世,不如意事十常八九,世上总有人的际遇比你更加糟糕。这段经历令我得到一份可以倚恃的韧力,在过去几年肯定大派用场。这样并不是说我双亲缺乏情感,他们只是随遇而安,尽力而为,我亦经常觉得自己能够在这个世界长大是一种莫大福份。妈妈会打发我们去车队工场玩耍,只因为爸爸好几个星期没有功夫照料孩子。那时候我花了大量时间从文具柜偷东西,亦会做好多工作,譬如泡茶,或者帮其他人预约出差行程,但当时的我从没真正理解这是多么非凡的生活。直到年纪较大结识男朋友才一下子意识到自己是Frank Williams的女儿,那种感觉实在非常酷。不过一般来说,我不会大谈自己的出身,家中兄弟和我通常都会尽量保持低调。

 

关于她与JONATHAN和JAIME两兄弟的关系


我喜欢看《Succession》(讲述年老传媒大亨和一屋子女兄弟争斗的精彩电视剧)。事实上我看了所有剧集,封锁令期间试问又有谁不追剧呢?我弟弟Jaime有自己的唱片公司,他很有创业精神,却偏爱为自己打工。[出售车队一事]是集体努力的成果,是我们三人一起筹谋的计划,全程都与两兄弟有商有量,他们亦对这个结果十分高兴。在这件事上我没有太多补充,我和哥哥的关系理应保持私密。

 

关于车手探访威廉姆斯一家


我记得曼塞尔曾经来我家。他把我妈妈所种的黑色郁金香弄到一塌糊涂,因为他乘搭直升机过来,螺旋桨在降落时砍掉了许多花朵。不过坦白说,我从来没有因为车手探访我家而兴奋莫名。其中一位留宿的车手还自己打点床铺,我妈妈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劝爸爸不要僱用他。她并不觉得自己打点床铺的人会成为出色车手,但我不会透露那位车手是谁,尽管我爸爸后来真的僱用了他……(她说到这里略为停顿)Geroge Russell无疑会自己打点床铺,不过他也是个十分杰出的车手。那是一种异乎寻常的观察力,我亦经常说家母如果迟一两个世代出生,难保不会成为非常出色的车队领队。

 

关于在F1圈中为女性争取更多机会


我在蒙扎周末决赛之前不曾认真考虑过作为女性的我一旦离开这个圈子,或会留下一道缺口。我未有宣之于口的是世上有许多能力可靠的其他女性从事F1工作,为了推动这项运动多样化发展而做了大量不是那么显眼的功夫。我并不以为你可以强而行之,这种事务须顺其自然。体育运动是一种英才制度,你必须找到最好的人才。就威廉姆斯车队而言,我们每次招募人员都会预留一个比例的名额给女性,队中所有经理人员都接受过防止无意识歧视的培训。举例说,坊间有一种自然而然的倾向,以为层压板技工非男性莫属。我们必须更有效地吸引女性在年轻时期加入这个行列,向她们表明这是一个很好的工作地方,有大量工种让她们发挥,证明女性胜任任何一个F1岗位。我们需要一开始就准备一个较广泛的入职平台,以便僱员择其所长逐步升迁。我们亦发觉给予员工较大弹性的话,他们会更加卖力。我们想创造一种不是那么苛刻的工作环境,亦承认大家在F1圈外也负有社会责任,这也是为了那些在威廉姆斯工作的为人父者着想。

 

关于管理风格和在俱乐部打滚求生


我并不擅长对抗。我的无情一面相当深藏不露,只会在解决围场的政治风波时才会动用。我相当喜欢这种划分法,但说到底也无法视万物为刍狗。有些人或会利用这一点,亦有些人喜欢受硬不受软。我经常就此自我鞭策,经常怀疑自己未够狠心,怀疑自己在这方面是否力有未逮,未能在小组策略会议上大动肝火拍枱拍凳为我家车队据理力争,但我不会为自己在这些时候的行为感到后悔。我总是毕恭毕敬地默默打理这盘生意,觉得这样更有建设性。我还记得自己第一次以领队身份开会的情况,那是第一次举办的策略小组会议,Biggin Hill和Bernie(Ecclestone)也在席,席间还安排了摄影师等等人员。这班男士我慕名已久,突然之间竟有幸与之同席。我对他们的记忆非常清晰,因为对方简直令我吓破胆,果然位位都是令人印象深刻的人物。Christian(Horner)等人会张牙舞爪为其车队力争到底,彷彿一整天都开尽油门。我会否就这些经历写一部书?不,因为我太老实,老老实实交代事实经过只会给自己惹来太多麻烦。

 

关于从未开过威廉姆斯赛车一事


不可能呐。我为人非常好胜,技术不堪的话会尴尬死。我大概会弄花车身,到时该怎生跟我爹交代呢?我一直以来比较偏重车队技术员、车队文化和一级方程式生意,赛事就是来自这一切的产物。

 

关于和媒体打交道


我和媒体之间从无冲突。与媒体保持密切关系,在可以透露的范围内透露消息,并且与之以诚相待,一直是家父的处世之道。我总是设法做到开诚布公,但我和社交媒体之间存在一个大问题。言论自由是十分美好的事,人人都有权发表自己的意见,可是未曾亲历其境,又焉能妄加批评。社交媒体给予大众一个想发表什么就发表什么的平台,我并不以为他们意识到自己的所作所为会构成多大伤害。我在过去几年受过不少这类苦头,一旦反覆受到这样的凌辱,重新振作东山再起可以变得难乎其难,个人并不认为应该容许这种妄言妄语。我们无法透露幕后的实际情况,因为那是这个世界的运作方式,可是你却要为此承受批评和侮辱。我肯定不会怀念被那些人当作活靶肆意批评。话虽如此,这一切仍然具有鞭策作用,令我心想「X你啦」,变得更加不屈不挠更有斗志。

 

关于F1新赛例和年度开支以1.19亿镑为限


我为此感到非常高兴。车队难免需要一段时间就性能达成共识和显现成效,不过新措施奠定了一个比较良好的基础,能让威廉姆斯这样的车队一举跃升至较为成功的位置。我为这些赛例在三年间四出游说。我们在境况艰难的2018和2019赛季扭转了车队颓势,而且得以在离开F1舞台前签下有助比赛更加公平的新一轮Concorde协议。未能带领车队迈向这个成功机会更高的崭新未来,我的确感到失望,但我至少可以舒舒服服地看着财力更充裕的Dorilton实现这一切,这也是车队应得的成果。

 

关于出售车队和保障车队的未来


Dorilton Capital是一间家族经营公司,并非纯粹的投资行。由他们接手我实在开心不过,此乃真心说话。他们是一主好人家,愿意买下威廉姆斯继续投资务求令车队回到应有的位置,回到赛道起点的前列位置,而且他们有财力付诸实行。我们在财政非常艰难和防疫封锁令导致大家不想花钱,更别说花钱买F1车队的时候进入放盘阶段。你可以说我们觅得Dorilton,亦可以说Dorilton觅得我们,总之我们找不到其他买家,双方就此一拍即合着手办理正式文件。他们也许是一个意料之外的买主,但我挺喜欢这个结果。他们真切承诺会保留威廉姆斯这个名称,亦十分尊重这支车队的悠久历史,希望车队重返上游,而不是另起炉灶办一支Dorilton F1车队。

 
相关推荐
TopGear最强档 1962粉丝    443作品 关注 TopGear官方中文版
推荐作者
车载娱乐 关注
原创视角,第一时间与 您分享汽车圈热点百态
小李车评李建红 关注
爱汽车、爱驾驶、懂车、懂你!
二师兄玩车 关注
有态度的汽车观点、有味儿的内容分享、有调儿的生活理念!
梨视频麻辣车评 关注
梨视频由有着中国默多克之称的黎瑞刚执掌的华人文化基金投资1亿
Auto说客 关注
汽车自媒体,专注于汽车最新资讯,汽车导购,欢迎关注。
小新汽车017 关注
新车上市信息 在售车型降价信息
全民车探 关注
做你的贴身车探!
有车小达人 关注
小达人带你看汽车资讯
全部爱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