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爱咖号首页 阿伦的贵州自驾山水图集和路线攻略(下)
阿伦的贵州自驾山水图集和路线攻略(下)
在远方的阿伦 8511浏览 2019-07-04

在我的黔贵旅途里,我把绝大部分的精力都给了视频上的拍摄,依旧独自拍摄和后期剪辑,也就花去了三个月吧!

两集纪录片链接——

《贵州,看不见的山地》(上集):http://aikahao.xcar.com.cn/item/70830.html

《贵州,看不见的山地》(下集):http://aikahao.xcar.com.cn/item/72926.html


拍摄设备及参数——

无人机:DJI Mavic2Pro,Mavic2Zoom+ND镜+DJI带屏遥控器 

运动相机:GoPro Hero5.6.7.session等 

相机:SONY A7R2+35定焦,16-35变焦 

绝大部分器材都使用4K 60、30帧拍摄,车内镜头使用2.7K 60帧拍摄


虽然也留下一星半点的图片,但是数量不多(也就100多张吧),构图随意,不算用心,但弃之又觉得可惜......所以本期,整理一些贵州的山水图集,就当做《贵州,看不见的山地》纪录片的补充,也当做我自驾贵州的回忆。


PS:由于本人摄影图片,视频段落,以及制作的地图长期被其他自媒体(以某日头条系为主)去掉水印盗用,更有甚者谎称是自己拍的,自己写的,得到我授权使用的等等,一经发现,立马举报,请自重。

我的2019黔贵自驾路线总览,出行时间3月底,游历时间约半月(拍摄费时)

路线图是ps画的,做过视频教程,前往微信公号【在远方】回复”路线图“可看


如果把贵州按南北划分为两半,那么贵州南部就是少数民族主要分布的地方,但由于现代文化对传统文化的剧烈冲击,很多地区的少数民族已经汉化。

比如万峰林当属布依族聚集区,虽然吧......景区也在宣传布依族风情,但显然是有心无力,毕竟忘却之后再重新拾起,总觉得有几分违和与尴尬。但尽管如此,地势封闭的贵州。依然算是少数民族传统文化保留得比较好的省份

黔东南的苗岭地区地处雷公山,位置偏远,道路略显崎岖。

这里除了人尽皆知的【千户苗寨】,【肇兴侗寨】等风景区,其实还散落着大量的自然村落。

从江县往洞镇【增盈村】

侗寨

村落边缘,一户人家正在修建木房

实际上,一栋木房的工期很长

村里主干道铺设的水泥路

沿街两侧有供当地村民简单消费的小卖铺和小吃店

没有任何的民宿与客栈

侗族传统木房

鼓楼里休憩的老人

增盈村的【金钩风雨桥】

国家级保护文物


黎平县茅贡镇地扪村】

侗寨

地扪村是个大村

据说也是侗族第二大侗寨(第一是肇兴侗寨)


但诚然第二的光辉永远被第一所掩盖

所以【地扪村】处在一个十分微妙且特殊的位置上


当地在国际的文化研究圈里很有名气

但是在国内却少有人问津

有点儿大家都是拍手叫好

但是到了自掏腰包时又嘿嘿嘿的笑

这样的调调

上图左侧建筑是【地扪生态博物馆】

【地扪生态博物馆】里的图书馆


这是博物馆不对外开放的那部分

我内什么拍下的

因为我并不见外

博物馆由民间资本投资建设

主要是以“研究和传承侗族文化”为目的


但是博物馆的建立似乎曾让地扪村产生了一些尴尬

我也很难在此描述这个复杂的问题

总之建筑并不违和,但气质似乎也并不融合

寨子还保留着石板路

而此路也算是【地扪村】最宽的路了


不远处的风雨桥上挂着一个“民宿”的招牌

当天有一群外国人

包下了地扪“最好”的客栈

我看红窗之内,有笑声酒盏


老板看我散客一个

指了指学校那边的小吃店

中午午休十分

学校里活泼的小女孩蹲在我的镜头前

男孩子却是超级腼腆

躲躲闪闪

还用衣服把脑袋盖起来

班主任在监督小朋友打扫卫生

马着脸叉着腰不开心的样子


顿时想起了我小学一年级时的班主任

因为她也有这么一件呢子大衣


而且她可以把我脸上的肉

拉到一米那么远

校门口一侧的小吃店

两个男孩子在吃米粉

而我就坐在他们对面的那家店

5元一碗的粉

跟老板聊了半个小时

一边聊

一边吃


一边看对面小卖铺有个小女孩

挖了鼻孔后偷偷转过身

擦在了男孩羽绒服的帽子上

我微笑着向她点点头

发出了过来人的笑声

觉得就这点儿产量

那是万万不敌寡人我当年!

粉里没肉

不爽

又跑去对面买了根似乎是有肉的火腿肠

看到他俩还在吃

感觉看似在吃

可能是在谈学校里的江湖政治

一只长得像老虎

但是性格,面向又比较怂的汪星人

忧郁的走过一个粮仓


侗族的粮仓建在水面上

这样是为了防火防盗和防止鼠患

地扪村作为侗寨

同样拥有鼓楼


而且地扪侗寨还有一支侗族大歌的表演队

可惜我去的时候早已错过了当地的“千三节”

所以自然没有听到最原生态的【侗族大歌】

看收入

应该算是自娱自乐类型吧

粮仓下堆放着还未使用的棺材

一个老人走向一座现代修建的风雨桥

孤独的背后

是洁白敞亮

不可去逾越的鸿沟



榕江县两汪乡【空申村】

苗寨

关于【空申村】的故事嘛

我已经在纪录片里有过非常详细的记录了

所以就不再赘述了

只是我没有长焦镜头,又因为我以拍视频为主,还因为我要采集大量的素材,所以为了避免其他摄影师和旅行团入镜

我只能一直跟着拍摄对象走

布置各个机位

到处乱窜

估计乡里请过来的官方摄影团们烦死我了

哈哈哈


可惜视频不像照片

你其实根本避不开其他的人群

看我后面那位挂长焦镜头的摄影师的眼神

充满了不解


在此向那日打扰的摄影师们表示歉意

希望这只纪录片能记录下当日共同的回忆

也希望空申的【短裙苗】能以视频的方式被更多人所认知



丹寨县杨武乡【排莫村】

苗寨

有句俗话叫做:

侗族住水边

苗族住山尖

不知道是不是跟苗族苦难的历史有关

但是在我看来,好像这句话真的有它的道理


而关于苗族,关于蚩尤

这背后的历史太过深重和遥远

在此就不赘述了

排莫村是个不知名的小村

我之所以来这里

是因为我在【增盈侗寨】看到了蜡染

(纪录片下集里,梆梆梆的那一段)


蜡染这门古老技艺

传说来自于苗族

而丹寨县,据说是发源地之一

于是我就去了丹寨县的排莫村

结果我在排莫村的时候

是一块染布没看见!


倒是一下车就看到村里的苗人在搞事情!

我后来直接被这桌人给架过去吃饭了

一点不夸张的说


不问你叫什么

来干什么

不管青红皂白

一看到我就拉过去吃饭

我还以为今天终于要被强制消费

人都给叫懵了


但是又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肉体

径直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旁边的男子喊:

你要撒子撒子?过来坐到!


我有点急了:

你莫慌嘛师傅,我去打碗饭~

当天我被灌醉过三次

一次是在饭桌上

一次是在村里闲逛醒酒的路上

醒酒路上拍的

相机还是端得稳稳的

还有一次

是在这个红衣男子的家里

当天清明节

大哥家里的亲戚来做客

他喊我进屋

说我们过节一起来吃鸡!


我当时已经是个被灌过第二次的拉风男子了

南北都分不清

而且身后这只公鸡还一直在吼我

于是我说自己不想吃鸡

接着鬼使神差的又补了一句:

我是玩dota的!


大哥:???


这是家里的牛圈

说是之前趴在这儿的

那可是一只大水牛!

不过现在换成了翻土机


想起中午村里吃的就是水牛

我看着这台寂寞翻土机

心里有点老泪纵横


大哥说没事

这个方便!

大哥和他兄弟的小孩在看动画片

当天学校放假

大哥家的堂屋

中间是块正方形的水泥

水泥中间有个半圆的凹坑

下面烧炭火

上面架火锅

来来来

喝喝喝

坐下开整!

村里苗人的热情

就像那天的山尖


明晃晃的梯田

升腾起苗岭百草的香甜

临走时我有点过意不去

所以想去看看水牛

可惜我跟这个翻土大哥语言不通

我们来回比划


大致是说

这块田不是他的

他是专门过来帮这个老奶奶翻土的

因为这个老奶奶要种粮食

其实我很尊重农民

也很喜欢农民

因为你总可以从他们身上找回那些

似乎已经忘却的某些品质

和某种叫做传统文化的东西

或许

我谈不上了解他们和他们脚下的土地

但那些小心又爽朗的笑声

我总是能够感同身受

谁叫我小时候

也是个山上长大的孩子?

我做不到一边叫人家保持传统

而自己却和他们毫无关系。


这就是那些看不见的山地

留给我的最宝贵的回忆。


至于贵州的游记从前期拍摄到后期制作都让我一个人付出了很多,其背后难以述说的艰辛也是观众甚至于身边的朋友都难以体会的。但是,我仍然笃定的认为,浪迹山河湖海,记录大国小民,在这个娱乐又时尚的年代依然是宝贵且有意义的

 
相关推荐
在远方的阿伦 1930粉丝    14作品 关注 用文字和影像记录独自旅途上的山河湖海和大国小民
推荐作者
未来车事 关注
孤独与世界与诗
扬声小将 关注
分享汽车音响改装,汽车隔音降噪,汽车内饰改装,汽车贴膜资讯
懂车之道 关注
汽车媒体平台,资深车评人莫帅和懂车之道团队共同创作出品内容。
撩车视界 关注
撩车,我们是认真的!
与车同乐2017 关注
用车、玩车、赏车,和汽车一起享乐
高冷领域 关注
汽车博主、汽车自媒体、资深汽车编辑、VLOG博主
百姓评车 关注
汇聚来自百姓的汽车声音!
电动车头条 关注
电动车头条成立于2014年,是国内最早的新能源汽车自媒体账号。
全部爱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