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爱咖号首页 甘加秘境,甘南最后的致意 | 阿伦的甘南自驾PLOG3
甘加秘境,甘南最后的致意 | 阿伦的甘南自驾PLOG3
在远方的阿伦 2.5万浏览 2020-12-28

连接甘南【迭部县】和【卓尼县】的“洛克之路”,全程150Km;在这150Km的旅途中,精华部分约合60公里左右。一半精华在光盖山中(上一个PLOG大家已经看到了);另一半在光盖山下——一直到与车巴沟汇合的地方。

没看过我的2020年度自驾大片《点亮的地平线》的可以点击????????????

https://aikahao.xcar.com.cn/item/626511.html

PLOG1:这才是打开扎尕那的正确方式

https://aikahao.xcar.com.cn/item/634865.html

PLOG2:古冰川遗址,“洛克之路”上的远古巨兽 

https://aikahao.xcar.com.cn/item/641207.html

可以说,从“洛克之路”的【江迭公路】垭口开始,这段离开光盖山的临崖小路,既充满了刺激,也充满了千变万化的风景与植被。但有句话是怎么说来着.....?口说无凭!

对的,你知道的,在我离开光盖山的当天,从海拔4000米到海拔3000米全程都浸淫在诡异的浓雾之中,根本啥也看不到。


我也只能凭经验和卫星地图的影像来跟你吹吹比——如果天气好的话,从垭口到谷底应该全程覆盖着高山草甸;一块块零散的,像恐龙背脊一样的片状巨石,直插在柔软绿色的山脊和山麓上,它们有些聚拢在一起,有些则一字排开,绵延数百公里——这种上古景象,完全可以让寡人打开车窗,迎着风,眯着眼,然后把舌头给伸出去,从山上一直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略......的舔到山下!

从光盖山到车巴沟,洛克之路的山谷牧歌

穿过迷雾,山下的山谷郁郁葱葱;草甸早已褪去,山谷两侧长满了散发着香气的灌木和松柏。

这里的景象跟光盖山中完全不同,没有那种古老恒远的气场,而是那种country road take me home的小调牧歌。


山下所在的区域,属于【洮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100%零开发的原生态森林谷地。
如果有哪个妹纸在之前的山道上受到了惊吓,或者过多的刺激,相信伦哥,这条秀美至极的country road ,绝对可以把你治愈。

路过一个牧场,牧场主估计是去山谷深处放牧了,象征性的栓了只不懂事理的小白在这儿。

我来了也不赶紧给我做饭吃,饿死了。

小白见到我靠近,有点心虚,象征性的扑腾两下,展现自己的职场态度。

其实它心里比谁都清楚,这真要是干起架来,它肯定是打不过我的。

逃避装睡是它唯一的出路

这样的房子虽然破旧

但却满布文化和历史的手感

那天在自然保护区里,见到的唯一一个牧民

山谷在下着小雨,除了雨滴声和鸟叫声

就只剩下我的脚步声

沿着这条小路继续往前开,如果你看到了一条自西向东流淌的小河,那么就说明你到达了【车巴沟】。

这里有条岔路:

往右边的大路走,是前往【扎古录镇】和【卓尼县城】的人间正道;

沿左边的小路走,它可以带你去真正的原始自然林区。

像咱这种格格不入的老实人,肯定!是选择走小路撒~~

于是老老实实的就钻过去了,一路抖得我人生中的棱角都被磨平了,连下车撒个尿浑身都在抖,我一边撒一边环顾四周......

觉得这风景是越来越美,但就是说不出来的安静,静的我背脊发凉,总觉得林中有什么东西在窥视我。

我在这儿把无人机升上去,想看看前面的路,没飞多高就看到前方土路上出现一个跳动着的橘色小点。

前方有个橘色小点

橘色小点儿轰鸣着变得越来越大,离我越来越近,它抖动着靠近我身边,哐当一声,下来一个橘色的圆圆的师傅。

师傅袖子一撸,问我,你是哪个单位的呀?

我也就楞了一年吧,说我......我这.....算是个体户?

那天向我走来的,是森林管护站的巡逻队,说是这边是原始林区,只让科考人员进,大概就是没介绍信不让进的意思。

他见我在自己身上摸来摸去,只摸出几张心相印,于是就把我劝回到了右边的“人间正道”上了。

右边的山谷略大,叫做【车巴沟】;下面那条河,叫做【洮河】

手机在这里依然没有信号


到了【车巴沟】再往前不久,才略微有了那么一丁点儿人类活动的痕迹。但是天气不好。

如果你和我一样,是沿着“洛克之路”【江迭公路】从迭部前往卓尼,那么在车巴沟里,【尼巴村】就会是你所遇到的第一个村子。而且临近尼巴时,你会惊喜的发现你的手机不再是砖头,它已经通过尼巴村的手机信号基站,连接到了山谷外的世界。

尼巴村有个旅游特色,叫做【百年藏寨】;大致是错落有致的藏式吊脚楼布满了村北的山坡,而这连接坡上坡下的走廊通道,也是由吊脚形式的木质栈道构成。据说存在已有两百年的历史,目前这些老藏寨内还有当地人在居住。

洮河自西向东把尼巴村分隔为两个区域,上图的左侧便是之前所提到的【百年藏寨】;

而随着道路的连通和扶贫政策的实施,大部分村民早已搬迁到了右侧平坦的河岸新建房屋。

所以从上图看上去,洮河倒真像是尼巴村的一条历史分割线,分隔了一旧一新的两个尼巴。

我在尼巴村以及整个车巴沟没有做长时间的停留,一是后面下起了大雨,二是有了网络信号之后,我通过卫星云图发现,大量的雨云开始向光盖山聚集——恐怕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山谷和山上都会笼罩在冰雪和雨水之中。

自然,也会影响到拍摄,所以无奈之下我决定当天离开车巴沟。

尼巴村后的野生沙棘,偏要跟我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我跟大狮子合计了一下,以民主的方式选取了十几个代表。

最后我们一起从山谷走向田野,从草原走进了城市,随着到达【卓尼县县城】,洛克之路也终于结束。

注:“洛克之路”一头在扎尕那,另一头没有,也没必要有确切定论,大概是【卓尼县城】或【扎古录镇】;好风景是从【扎古录镇】开始的。




从甘南合作市到甘南夏河县

合作市是甘南的州府,位于一个狭长的平坝地带,所以整个城市以及其中的公路也是狭长的。合作市不仅被草原包围,也被草山上自然生长的沙棘所包围。

上图中草坡中的绿色植被,都是沙棘。

我到的十月,大部分沙棘果已经脱落;我想如果是9月上旬的话,这里应该星星点点挂满了橘红色的沙棘果。

进城还是得注意形象

身为州府,合作市必然是我大吃特吃,采购补给的好地方。
不过这边街上的出租车抢客特别厉害,基本无视交通规则,所以自驾到这里还得注意交通安全。

另外合作市也是个宗教信仰特别具有包容力的城市,例如上图中的学校操场,左侧是一个伊斯兰教的【清真寺】;而在城北主干道尽头,就是藏传佛教噶举派的【米拉日巴九层佛阁】。至此也可以窥见,合作市的人口主要由藏族,回族和汉族构成。

【米拉日巴九层佛阁】全称:安多合作米拉日巴九层佛阁。

注:安多合作-指安多藏区的合作市;米拉日巴是人名,噶举派的创始人之一;九层嘛,就是有九层撒;佛阁,老夫粗浅的认为,可以理解为这每一层的主题都不一样。

所以,像我这种对记人名,记地名,记数字有障碍的人来说,这个名字恰好符合我一辈子都记不住的所有条件????。

即便这字儿是我码上去,但码完就忘你信不信?

哎?你看叫啥来着?算了,就叫它【九层佛阁好了】。

甘南州的夏河县同样位于狭长的山谷地带,但是它与合作市相对多元的商业经济不同,可以说整个夏河县县城的商业经济,完全建立在佛学院【拉卜楞寺】的宗教虹吸效应之上。去了你就会发现,整个县城的大部分商业运营场所,全部是酒店民宿与客栈。

【拉卜楞寺】在安多藏区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据说也是安多藏区的最高学府。

它和我曾去过的【色达】与【亚青寺】不同,【拉卜楞寺】虽然求学者不及前两者那么众多,风光也不如前两者那么震撼,但是从寺院和当地民生经济的结合度,你就可以察觉到明显的区别——【拉卜楞寺】不仅是佛学院,还曾经是安多藏区政教合一的组织机构。
所以用”大学城“来形容【色达】和【亚青寺】我觉得没问题,但对于【拉卜楞寺】可能就比较片面了。

据说【拉卜楞寺】拥有世界上最长的转经长廊


大经堂

宽敞干净整洁的僧舍区和消防通道

诚如我在记录片里所述,因为我从小并不在宗教环境下长大,不知佛学也不懂佛法,所以我很难装模作样的在这里拜上一拜。我想我本不是信徒,不拜便是对这里最大的尊重。

而随着我在藏区奔波的地方越来越多,去过的大小寺院也越来越多,渐渐地发现自己愈加怀念那些小而不知名的寺院。

比如2015年雅鲁藏布江畔【夏珠林寺】,比如2017年317川藏北线上的【平安寺】,那里没有如织的游客,也没有太多的僧侣,反倒让我这个远方来客感到由衷的平静与安逸。

甘南最后的秘密
夏河县 | 甘加秘境

从川北进入甘南,从迭部经过卓尼,临潭,合作直至夏河,其实一路上会经过不少草原。比如【若尔盖大草原】,【当周草原】,【美仁草原】,【桑科草原】等,但要说自己喜欢的,【美仁大草原】算一个;但是最小众,最干净,最封闭,最神秘的,就是夏河县甘加镇的【甘加草原】了。

十月的甘加草原还是绿意盎然


说它小众干净,是因为甘加草原游客稀少,旅游配套设施少得可怜;说它神秘嘛,是因为它地势相对封闭,另外.....

要是你把图

你会发现不管是无人机的视角,还是在卫星地图上的影像,这里方圆几十平方公里(我粗略计算,可能不止),全是一圈圈的类似等高线的印记。

走近看这些印记


这就是甘加草原和其他草原不一样的地方。
这些印记,都是古代弃耕的梯田留存下来的证据,就这规模来看,在古代这里一定聚集过不少的人丁。

山坡的台地也留有大型人工建筑的痕迹

或许,这一切谜团和历史痕迹,都来源于白石崖下的【八角古城】。

【八角古城】曾是座军事要塞,传说曾是内谁谁谁屯垦戍边,镇守“丝绸之路河南道”的地方,至于内谁谁谁究竟是谁?这【八角城】又修建于何年?似乎专家们,大神们在网上吵来吵去,直到现在也没个确切的定论。

有说【八角城】是建于汉代,是汉代的”白石城“;有说【八角城】为西夏所建;有说它是【唃厮啰】政权独立修建;还有人说建于南北朝时期......

哎,咱(可能还有个”们“)这种历史课的学渣就不掺和了,总之当地竖了牌子说是汉代,咱就当汉代的军事要塞来处理了。

天冷,风大,我在这儿蒙着老脸拍延时,24-70mm的焦段还拍不下,后来风一刮啥都白拍了。

500多米的高度垂直俯拍

无人机依然难以展现其全貌

从这张照片看上去,古城曾经的护城河清晰可辨。

现在的【八角城】在行政上的村名叫做【卡尔囊村】;从旅游规划上属于【拉卜楞寺】大景区的【甘加秘境】。


但目前村内没有任何的民宿酒店,也没有吃饭喝酒可消费的地方;而城中村民似乎也并不是当年守城将士们的后裔,因为这座城池曾经被废弃过,彼时的兵马也是弃城而散。

有个说法是,直到清末民初人口迁徙时,客走他乡的路人才发现此地,并决定在此定居和繁衍。

所以对于【八角城】的历史而言,也只剩下老人们从祖辈那里得来的零散传说。

八角城内,卡尔囊村的甘加羊


“卡尔囊村”同其他村子一样,是个人群聚集,自然形成的村落,村内的房屋建筑大都是重建,没有留下太多的历史痕迹。

所以从目前的村落布局上,完全看不出古城原有的粮仓,营房,官邸和兵器库所在位置的建筑痕迹。

不过真相往往并不浮于表面,或许在城中某处,一定有条通往城外的密道,等待着考古学家的发现。

白石崖下的八角城,既像是甘加草原上的脉络清晰的心脏;也像是绿色主板上的一块大芯片。

白石崖和白石崖寺

沿着白石崖峡谷往上,可以到达崖顶的牧场

甘加白石崖,算是【甘加秘境】的一张旅游名片,粗看上去地质构造类似光盖山,但是视觉体验还是有所不同。

在这里,几百米高的石墙在草原上突然一字排开,抬头远眺会觉得它们像海浪一样朝你席卷而来。

在早上的时候,不断有云雾在崖壁堆积,并且通过那道裂缝不断进出于山谷之中,你别说,确实有种秘境的感觉。

喜欢拍照的朋友可千别错过白石崖。

这张相片是使用手机APP连接相机wifi当快门拍摄的,所以一个人的装逼摆拍只能这样捧个手机了。

我停车所在的地方并不是当地人的牧场,所以体质敏感的朋友先别急着在键盘上飞速码字。

这块草皮是当地一个帐篷酒店专用的停车场,也是八角城和白石崖附近唯一一家,当地人开的民宿,基本算得上目前唯一可以在白石崖下住宿和吃饭的地方。

我去的时候,已是他们快要在当季结束运营的时候,所以也只有我一个房客。

这地方咋说,风光顶级,光线顶级,我估计小姐姐们一定会在这里疯狂自拍。

以下照片使用运动相机拍摄,我颜色调得比较鲜艳,因为这色调完全能反映当天我的心情。

我选了中间的一个帐篷,记得老板收了我280,因为说是淡季,而且当天也只有我一个房客。

我在几天后发了一个微博,叙述我在这里的感人经历——特别是那顿牦牛大餐!寡人是万万没想到在这地方,能吃上这种美食!我躺在帐篷里打着嗝,哭了一夜。

对于一路奔波,难以顾暇饮食的我来说,这顿只收我90元的牦牛肉大餐,是我在甘南旅途中最丰盛的一顿饭,也是我在甘南很难忘却的一顿饭。它突然在最不应该出现的地方出现,既像是在犒劳辛苦多日的我,也像是在为别离践行一般。

就是在夏河的最后一天,在甘加草原上的最后一夜,冷空气突然而至,就犹如千军万马般冲破了白石崖高耸的岩壁。
记得我蜷缩在寒冷潮湿的帐篷里瑟瑟发抖,四周除了呼啸而过的风声,就是老板一家在黑夜里,在强风中相互呼喊回应的模糊声音;

我在半睡半梦之间,突然想起了《冰与火之歌》里遥远的北境,那里有同样寒冷古老的临冬城,以及一面高耸入云的北境之墙。剑拔弩张的夜王面无表情,幽蓝诡异的目光远望着城墙上的守夜人!

一身龙吟,泥沙俱下;
一念之间,凛冬来临。

与甘南别离的当天,甘加草原上阴云密布,风中的气温似乎已经降到了零度。

我蒙着面,搓着手,发动了汽车引擎,开始沿着白石崖一侧的小路渐渐驶离甘加。

我在路上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和我相对而行,随即便升起无人机调转方向远远地跟着他——这是我离开这里的最后一幕,也是我见到“迷恋哥”的最后一面。

关于迷恋哥

“徒步西藏迷恋哥”是我从迭部县,前往夏河县的路上遇见的,也是这趟旅途中我有悉心记录的人物之一,毕竟对于直播和主播,其实我和大家一样的好奇。

对于拉着徒步车,一边直播一边徒步到拉萨的这种形式,其实在网上屡见不鲜,“迷恋哥”并不是第一个(据他讲述,光今年夏天出发的徒步主播,他知道的就有300多个),但我观察下来,他可能是嗓门儿最小,而且是最不会“表演”的一个。

“迷恋哥”在做徒步直播以前,曾去影视城做过“群众演员”,按他的话讲,那时候就是为了增粉,才一边去当群众演员,一边搞直播的。

所以他的18W粉丝,大都是那时候累积而来,但到后来因为要完成自己从小到大的梦想,所以改为了徒步直播;但也正是因为这个改变,粉丝们开始不买账,所以他目前的直播间人气并不那么令人如意。

“我就是不会去炒事情,假装车坏了呀,假装车陷了呀,假装遇到困难了呀....这样很违背...(指他的徒步初心)”当天他这样对我说。

偶尔会有看直播的“粉丝”给他“出谋划策”,比如让他跳一段舞,比如让他找个美女一起走——前者跟自尊有关,显然他不想那么做;后者他也清楚明白,哪个美女又愿意吃这份儿苦?

还比如,让他做完饭后一边大叫,一边把锅往天上扔:“你要这样拍段小视频,官方肯定给推荐上热门,绝对火!”——有个“粉丝“在直播间跟他说。

“迷恋哥”听到后笑了,一是他不傻,因为他觉得有些所谓的“粉丝”啥也不懂,只是一个看客;二是他也舍不得,因为那是他做饭用的锅。

光有流量没有收入,火的是平台,穷的却是自己。

所以当天他在直播间回了一句,让我这个旁观者也倍感舒爽的话:“没问题呀老铁,你给我刷个穿‘云箭’我就扔!来嘛,你给我刷个小礼物!”回头又跟我说,刷了他也不扔:“好好的一口锅,为什么要浪费掉撒,有毛病嘛不是?!”

他从乌鲁木齐出发到现在已经8个月,同时期的大部分徒步主播,要么已经中途放弃,要么早就走到了拉萨。而迷恋哥之所以绕个大圈,选择冬季前往青藏线,也有他自己的策划,他觉得冬季挑战西藏比别人更有看点。

“其他好多人播着播着就放弃了,不走了,我肯定能坚持下来!”

我问为什么。

“很多搞徒步直播的,虽说是年轻人,但是吃不下这苦!另外好多人可以说是身无分文,是为了赚钱才搞的直播,现在我们这种搞徒步直播的(指内容形式),没以前火了,官方不推荐,他们一看赚不了钱,没人刷礼物,就不做了,简单得很嘛不是?!”

“那为什么你觉得你就能坚持下来?”我问。

“首先,我的梦想就是徒步;其次,这次出来我计划要两年的时间,准备了15个W(指15W的预算)”——“迷恋哥”掰着手指头这样跟我说,眉宇之间表达了自己的倔强和尊严。

“迷恋哥”最后告诉我,他其实是想通过直播聚人气,以后好做做小生意,因为他以前就做得挺不错。

“现在直播间来的粉丝嘛,又不说话,又不互动,免费的小星星(相当于公号的赞吧)也不逑点,也不分享...没意思撒!”

我关掉了相机,笑了:“哈哈,我那里说话的人不少,但点赞转发的人不多,我俩差球不多撒!”

那天,我没有前去打扰他,只是远远的用无人机跟在他后面观察,直至电量即将耗尽,他的身影才在西去的地平线上逐渐隐去。那时的我才笃定,他的北境之墙真的在昆仑;而这最后的一幕,也终于打消了我心中所有的疑虑—— 《点亮的地平线》里除了甘南,一定会有一种叫做“执念”的东西。

我和“迷恋哥”在甘南分别后,他在青海湖邂逅了一名同样的徒步主播,俩人考虑到冬季徒步青藏线的危险,遂决定结伴而行。我最近一次跟他联系,他们离格尔木还有150Km。最后,我悉心记录并制作这一切,也希望老铁们,免费的小星星和转发给我走一波,不然就没意思了撒!

阿伦

于上海

 
相关推荐
在远方的阿伦 1930粉丝    14作品 关注 用文字和影像记录独自旅途上的山河湖海和大国小民
推荐作者
AL频道 关注
买车、用车、玩车老司机
越野之道 关注
专业越野自媒体,越野车资讯、越野技术、长途自驾、境内外穿越~
汽车消费网 关注
让选车更简单
鬼斗车 关注
汽车咨询,车展,车模,新车上市,汽车导购,测评,车型对比
萝卜报告 关注
是一档融合资讯,评测的专业汽车类视频节目。
U汽车 关注
吉尼文化旗下U汽车平台以汽车为纽带和载体,传播人、车、生活。
1号车盟 关注
专注汽车,深度传播。
嘻哈车 关注
嘻嘻哈哈,每天推送新鲜、有趣、有用的买车、用车、养车资讯!
全部爱咖号